自斯诺登事件之后,苹果公司在隐私问题上就特别公开透明,因此这次他们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苹果公司(Apple)用了六年时间才说服了中国最大的无线运营商中国移动销售iPhone。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曾多次去中国与政府官员和企业高管会面,亲自争取他们的支持。

摘要:
就在再次将与苹果公司对簿公堂前夕,美国司法部当地时间3月21日提出取消原定于次日举行的听证会,因为已经由第三方提供了解锁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嫌犯法鲁克(Syed
Farook)苹果手机的可能办法。苹果公司随后也证实了听证会被推迟的消息。 …

就在再次将与苹果公司对簿公堂前夕,美国司法部当地时间3月21日提出取消原定于次日举行的听证会,因为已经由第三方提供了解锁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嫌犯法鲁克(Syed
Farook)苹果手机的可能办法。苹果公司随后也证实了听证会被推迟的消息。  此前美国司法部一直在向苹果公司施压,希望能在解锁这一部iPhone上获得苹果的协助。然而,在21日的一份公开文件中,司法部称,可能已经不再需要苹果。  “3月20日,在目前局势之外的一方向FBI展示了解锁法鲁克手机的可能办法。如果这一办法可行,我们将不再需要苹果公司的协助。”司法部表示。  法鲁克的iPhone设置了开机密码,如果同时开启了自毁功能,在尝试10次密码错误后将自动删除所有信息。司法部希望苹果公司能提供一种特殊软件,可以绕开开机密码10次尝试的限制,无限制地尝试不同密码排列组合以解锁。  今年2月29日,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官欧伦斯坦(James
Orenstein)作出了一项裁决,认定在另一起涉毒案件中,苹果公司有权拒绝美国司法机构解锁一部iPhone的指令。这无疑给了苹果的司法抗辩更大的信心。  欧伦斯坦这一裁决的依据是,司法部向苹果公司提出解锁要求所依照的《全面指令法》,尽管赋予法院在必要时可要求第三方厂商配合查案需要的权限,却并未明确指出这一权限包括给智能手机解锁。硬币的另一面是,该法令于1789年生效,离智能手机出现有近200年。美国多家科技巨头纷纷对苹果表示支持,坚持在数据保护和安全领域与美国政府斗争到底。  新品发布会上的30秒掌声  当地时间3月21日上午10时,也就是原定听证会的前一天,苹果在其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总部举行了2016年首场新品发布会,新的iPhone、iPad以及新系统iOS
9.3亮相。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e
Cook)在开场表示,苹果有责任保护用户的隐私,对此绝不会退缩。  “我们为用户创造了iPhone,这是一款极为隐私的设备。我们需要决定政府对我们的数据和隐私拥有多少权利。将数据交给用户还是交给政府,这对于我们来说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库克这番开场白赢得了现场长达30秒的掌声。  库克还登上了新一期《时代》杂志的封面。库克在接受该刊采访时表示,这不是关于一部iPhone的问题,削弱加密的行为会在法律上成为一个危险的先例。  他表示,这起案件将影响美国公民在未来几十年的生活以及公民自由权。苹果公司对网络安全非常敏感。“我们相信公民的自由权。对我来说,这是美国的根基。隐私权非常重要,好比是社会的一块砖,如果把这块砖取出来,房子就可能倒塌。”  库克强调,如果苹果公司答应了FBI的要求,很难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在下一次国会开会的时候,你可能会提出研发一个监控系统,执法部门会希望拥有打开你电脑上摄像头的权力。”  中美有别让美国政府不满?  在20日突然宣布可能不再需要苹果公司协助之前,美国司法部的态度也一直非常强硬。司法部在此前一份公开文件中称,苹果公司“故意抬高技术障碍”以阻止执行法院令。  苹果公司此前曾表示,政府的请求将会设立危险的先例,因为其他国家或将效仿美国,向苹果提出类似的请求。司法部对此提出质疑,并以中国为例,称苹果公司满足了中国提出的许多帮助请求,却对美国政府的请求区别对待。  美国司法部的这份公开文件称,2015年上半年,中国共向苹果公司提出要求获取超过4000部iPhone上的信息,苹果提供了其中74%的数据。文件还称,苹果将中国用户的数据转移到了中国政府的服务器上,并应中国政府的要求为中国iPhone安装了与其他地区不同的WiFi协议。  苹果公司的律师则向媒体表示,该公司此前从未被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任何政府要求提供美国司法部此次所要求的“后门”,而司法部的许多说法只是基于未经证实的网络信息,是“荒谬”的。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信息安全法教授凯特(Fred
Cate)对财新表示,苹果公司和FBI之间的争议只是一场长期斗争中的最新案例。长时间以来,全球政府都在对业界施压,希望在特定的情形下获得密钥或者对通讯网络进行监控,比如持有搜查令或者其他紧急情况下。这场斗争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通讯和数据都是通过移动设备完成,相关网络中的密钥越来越完备,政府依然在寻找可以获取其所需内容的途径。  华盛顿智库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的主席阿特金斯(Robert
D.
Atkinson)对财新分析,苹果和FBI的争议并非“后门”,更像要求对某一部特定的手机提供一把“前门”的钥匙。美国有明确的法律限制政府收集个人信息,尽管这些限制的存在意味着国家安全可能受到影响。“有证据表明,强力的加密是未来网络系统的必备技术。政府以国家安全为名破解加密,很可能在网络安全上付出代价。”

这是一场争取民意的博弈,也是一场关于法律的争斗。

这种坚持得到了回报。2013年,中国移动松口了。库克后来称,对苹果来说那是“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天”。

在这场博弈中,政府的对手是一家强大的企业——苹果标志性品牌,它为了隐私和品牌荣誉而战,如果最终这家企业失败了,那他们可能还是一如既往地维持他们的
iPhone 业务。

如今,中国是苹果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过去的一个财年里,中国消费者在购买苹果产品上花了590亿美元。公司最热销的产品iPhone已经成了一种地位的象征。考虑到在中国,人们越来越担心黑客入侵和网络犯罪,而iPhone又很难侵入,它也成了一种实现个人安全的方式。

相比之下,政府得承担更多风险。他们选择了凶手的加密 iPhone
来说明他们一直以来都坚信的:加密的消费者电子设备会危害国家安全。如果他们失败了,那么技术和执法之间的隔阂将进一步加深,以后他们将更难执行他们的工作和职能。

苹果在中国的成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在是否帮助政府进入一部加密iPhone一事上,该公司与美国政府陷入了僵持。那部手机的主人,是去年12月制造了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那起大规模枪击案的袭击者之一。

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分析师 Angelo Zino
表示:“目前他们处于一个双赢的局面,目前看来或许会对苹果公司不利,但是这不会对苹果公司的根本产生影响。很多消费者对苹果公司喜欢得不行。”

苹果正在为自己的业务从长计议。隐私和安全已经成了其品牌的一部分,特别是在国际市场上。苹果一年将近2340亿美元的销售额中,近三分之二来自国际市场。他们的想法是,如果和美国政府合作,苹果将不得不和所有政府合作。

当然,谁在和联邦政府对着干的时候都会面临着一定的风险。

“蒂莫西·库克正在利用他个人以及苹果公司的品牌,在这种环境下把立场放在消费者隐私一边,”在布法罗大学(University
at Buffalo)研究网络加密与立法的法学教授马克·巴塞洛缪(Mark
Bartholomew)说。“他是在从长远考虑。”

苹果公司承受着来自华盛顿的批评和压力,包括司法部对他们的指控,称苹果公司更加重视他们的营销战略,而不是法律。其实苹果公司和FBI的事情发展到今天也让苹果公司受到许多关注,他们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证明自己是用户隐私的保护者。

库克曾把隐私称为一种公民义务,在上周二写给苹果用户的信中,他也用了这种说法。他在信中描述了美国政府在如何要求获得一种专门工具,以破解圣贝纳迪诺袭击者使用过的iPhone,库克写道:“政府表示,这个工具只会被使用一次,只用在一部手机上。但是,这根本不是真的。工具一旦制造出来,该技术可以被一次又一次地使用,用在各种各样的设备上。”

永利游戏网址 1

苹果公司发言人拒绝发表超出库克信中言论的评论。

FBI 也不放过任何机会。上个星期天,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博客撰文,回应了上周就解锁枪击案凶手手机而与苹果掀起的巨大争议。他把决断权交给所有美国公民,他希望美国公民能够在自己喜欢的技术和自身所需的安全之间作出合理的权衡。

苹果从保护隐私中可能获得的业务优势为批评者攻击公司打开一个缺口。美国司法部在上周五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中表示,苹果反对帮助执法部门看来“是基于对公司商业模式及其大众品牌营销战略的考虑。”

另外总统候选人也非常关注此事。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呼吁抵制苹果公司,“我认为,你们应该抵制苹果,直到他们交出安全码。抵制苹果!这部手机甚至不属于那个杀害很多人的小恶棍。这部手机属于政府。我们本来都不需要讨论到这个点。”

苹果高管回应说,他们的违抗不是一种商业选择。他们说,还没有看到任何对业务的影响,库克已经收到了全国各地客户发来的表示支持的电子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