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B站算是在增长和高质量社区生态之间寻找到了平衡。月活创新高,这背后不是跃进式的营销拉新。在财报中,B站没有将增长归功于市场推广,而是归功于对社区内容生态建设的投入。这种内容生态的生长、繁荣要求苛刻,但一旦形成气候,则将源源不断的提供低成本、高活跃、高粘性的流量。

盈利模式收效甚微,A站B站还面临商业路被阻的困局

ID2:CourserLe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Q2平均每月活跃用户达8504万,同比增长近30%。2018年7月活跃用户数进一步增长到9812万,再创历史新高。同时根据易观发布的数据,7月B站移动端活跃用户环比增长16.26%,高于抖音、虎牙。

网友表示,除了A站B站,还有一些其他的共享影视资源平台如人人影视、百度网盘等在支撑自己看剧的“梦想”,但是这些路径也在无形之中遭受挤压。目前来看,监管政策不仅不会松懈,并且可能越发严苛,除了版权问题应当引起重视,A站B站这类的视频分享网站的运营将会越发小心翼翼。

B站被“招安”,有一个循序渐进、互相博弈的过程。其间,包括B站甩开A站、遭遇海外影视剧版权重创、赴美上市、被央视点名等几个重要节点。

2018年对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内容平台来说,是频繁被驯服的一年。狂奔的互联网公司们被监管勒住缰绳,被赋予更多的社会责任。

分别成立于2007年和2009年的A站B站,目前已经逐步发展成国内视频资源分享的“天堂”、弹幕爱好者的聚集地,并为观众输出了大量网络流行文化。此次影视剧资源的大量下架,让网友感叹网站收藏夹变“坟场”的同时,因为版权问题和视频内容审查力度加大的传闻也逐渐变得清晰。

7月,央视报道称,B站上的动漫作品中,存在令人担忧的低俗内容,甚至有些视频涉及兄妹乱伦等,部分作品播放量上千万。对此,B站回应将加强内容审核,完善“风纪委员会”机制,发动用户对内容和社区进行自查自清。但最终,B站APP仍被下架5日,股价也受此影响,当日下降4%。

图片 2

版权问题和节目内容的审查,使得A站B站先前相对自由的运营方式逐渐被缩紧,同时也标志着影视产业环境的日趋秩序化,往后这批深陷二次元文化“无法自拔”的网友该如何满足观剧需求,现在还难以给出确切的答案。

此外,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成为现象级之后,弘扬正能量的作品,在荧屏几乎不断档呈现。最近的《远大前程》《爱国者》《猎毒人》《莫斯科行动》以及即将上线的《橙红年代》等都是此类作品。互联网平台、影视公司在正能量内容和市场之间找到契合点并非没有可能。

但是B站远远不满足于做一个纯平台。在动画、影视剧、纪录片等领域,B站除了进行版权采购,也逐步参与到了联合出品和前期内容策划制作之中。

其三,鬼畜类、番剧或者是综艺节目爱好等小众群体的需求被点燃。这种小众群体的集合,来源于用户的需求逐渐被细分化,即每一个视频类型都有其固定的受众,且每一个固定的受众群体都有群体内特有的流通术语,例如在追某个偶像团体时,大家会对明星换上对应的应援弹幕颜色,这种术语可能会被群体以外的人嗤之以鼻,但是群体以内的受众乐在其中。

图片 3

(3月28日,陈睿携8位UP主在纳斯达克敲钟。在钟声响起的瞬间,B站为上市专门开的直播间人数突破460万,B站用户们用弹幕刷屏:“合影”“bilibili乾杯”“发来贺电”……)

据悉,A站B站发展之初采用UGC(用户原创内容)模式,网站内的用户可以自行上传视频内容,现在的B站已经是一个包括7000多种热门文化圈组成的活跃社区,用户投稿视频每天有数万集,其中90%是自制或者原创视频。发展多年人气也很火爆的A站和B站,获得了巨额融资,同时也派生了多种盈利模式。

赴美上市

一手进行各种提升用户参与感、促进圈层文化自我确认及衍生的运营活动(如票选2233形象、B站春晚以及最近的B斯卡),一手改善UP主们“用爱发电”的状况,从数据上看,B站在维护社区“高黏性,高时长,高留存率”方面的努力效果还不错。第二季度,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及其上传的视频数量分别同比增长91%和131%,拥有10000以上粉丝的UP数量同比增长117%。用户日均观看3.18亿次,产生月均互动6.4亿次。

近日,国内两大二次元视频网站A站B站上的大量影视剧突然被下架,下架的剧目内容涵盖海外影视剧以及网友剪辑的视频精华,这一消息很快登上微博热搜版,引发热议。翌日,B站官方微博回应,为了维护网站内容的规范性,将对网站的影视剧内容进行审查工作,审查工作结束后符合规范的影视剧将逐步恢复上线。

版权重创

据官方数据,UP主创作视频占到B站平台整体视频播放量的85.5%,是B站内容生态的最重要构成部分。在PGC方面,一直以来,通过针对用户兴趣有针对性的购买番剧,B站实现了对内容成本更高效的运用。在日本番剧的储备数量上B站远超其他平台,在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一共有312部日本新番动画面世,其中就有201部在B站播出,占比达到64.4%,位列国内各平台第一。自2017年开设国创区后,B站在国产动画方面也有所投入。

未来,A站B站或将加大行业自律,既要应对版权和内容审查的监管,又要保证网友的观剧体验,同时还要实现盈利目标,目前来看同时满足三个要求还颇有难度,A站B站在商业化道路上的探索还将持续下去,共享视频的前途仍然一片迷茫……

图片 4

B站CFO范昕也提到:“随着我们加强非游戏业务的商业化战略,我们的目标是进一步扩大业务范围,增加品牌资产并进一步实现收入来源多元化。我们在付费用户数量方面的强劲增长表明我们的货币化潜力得到提升,并使我们对转换更多付费用户和扩大收入的能力充满信心。”

难以盈利的商业模式以及监管力度的日益严苛,A站和B站或许在这条路上会走得越来越艰难,但是反映年轻人潮流文化的平台不应被忽视,90后、00后的追求二次元文化也不该被视为“异类”。应该说,每个年代的人都有那个年代的人们共同追求的东西,正好到了正处于个性爆棚期间的90后、00后也同样有寻求个性爱好的权利,他们只是在正确的时间追求了合乎年龄段的信仰。

不仅是B站,国内整个影视行业在发展过程中,能够正确判断政策动向十分必要。而且,从近几年的市场变化来看,弘扬主旋律、正能量的内容在国内也有着相当大的观众基础。

图片 5

90后、00后个性被击中,A站、B站火爆有迹可循

但在监管面前,一切都显得无力

图片 6

“两宗罪”被揭露,A、B两站陷入整改命运的漩涡

面对如此的监管重压,B站迅速转变策略,积极应对,不仅在APP首页开辟了“共筑中国梦”板块,还在总部大厅摆放党建学习内容,现在又与人民日报合作……B站已被彻底“招安”。或许,只有让二次元穿上“黄马褂”,B站才能在二次元视频网站的“头把交椅”上坐得更稳。

B站的灵魂始终在

其二,及时免费的种子资源以及字幕组的无偿翻译,省去了不少网友到处寻找视频资源的麻烦。众所周知,A站B站上面的视频资源许多来自网友的贡献,并且更新频率很高,及时的翻译和上传既满足了网友迫切追剧的愿望,又适用于“免费看剧”及“拿来主义”的这类用户群体。

怎么能不身负影响“未来一代”的责任

作为一个拥有规模性忠诚粉丝的内容平台,UP主流失风险、行业竞争加剧、如何实现游戏之外的多元化营收,一直是市场对于B站的关注焦点。这份财报对于以上问题都给出了相当令人满意的答复。

其四,剧前无广告模式深得人心。许多人选择A站B站的一个及其重要的原因,便是它们的“无广告”模式,这种无广告,并不是真的完全去除广告这一环节,而是剧前无广告。在众多影视剧的剧前剧中都会附带十几秒甚至接近上百秒的主流视频网站中,A站B站算是一股“清流”,看剧之前省去了不少等待广告的时间,这方面吸引用户的能力是巨大的。

今年3月,B站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估值高达32亿美元,合约220亿人民币,风光一时无两。

图片 7

然而,如果真的是维护版权,应该会得到大家的支持,但现实情况是,网友吐槽想看正版却苦于没有途径,有一些所谓的正规途径提供的也只是阉割版的影视剧,已经失去原版的味道。故而现在处于盗版的不让看,正版的不引进,就算引进也看不到原版的尴尬局面。

然而好景不长,正值B站顺风顺水之时,监管重压一夜袭来。

  • 监管风险:对网络娱乐内容监管趋严及可能发生的版权纠纷或将影响公司生态。

    行业竞争加剧:腾讯、爱奇艺、优酷等众多视频网站开设动漫专区或对公司产生较大冲击。

    UP主流失风险:不能很好的培养中小UP主或为UP主提供变现手段将可能导致UP主流失,对公司带来不利影响。

    从目前看来,监管风险成为平台发展最大的风险。自2018年以来,B站已经受到了三次监管整顿。最新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国家网信办等六部门7月26日以传播有害信息,违反《网络安全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为由,要求多家应用市场下架B站App,为期一个月。

    2018年内容平台大地震,数十家内容行业的公司都陆续遭遇了或下架或整改或封禁的风波。“内涵段子”殷鉴不远,监管部门规范内容平台的力度比以往更大,且看不到缓和迹象。B站认错、整改态度十分积极。为此,B站对全站内容进行整改、审核团队扩编一倍以上、持续扩大“风纪委员会”招募规模。

    央视点名和APP下架造成的影响尚未计入Q2财报。过去一个月以来APP的下架会对B站Q3财报带来怎样的影响,目前还未可知。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八月份APP在应用市场的30天下架会给公司带来一些损失,但是它并不影响下半年以及整个三季度的快速增长。”

    政策变动和内容审查是每一位内容创作者的心病。如何规避内容风险,是平台们集体面临的考验,容不得一点侥幸。

A站B站两大网站深受年轻观众的喜爱不是没有道理的,在这个追求个性化的年代,A站B站推出的经营模式正对年轻人的胃口。A站B站受到年轻一代的追捧,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点因素。

今年6月,B站由于部分“ASMR”视频存在传播低俗甚至淫秽色情内容,打“色情擦边球”,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约谈。B站迅速回应,并下架了相关视频内容。

8月底,在APP重新上架之前,B站发布了一份招商快报,招商资源之丰富,透露出B站目前多方出击的生态布局:除了人气漫画、漫展的合作,还包括B站春晚“拜年祭”、游戏电竞BLG战队、BML北京场线下活动、自制真人秀《故事王2》、局座的脱口秀《张召忠说》、与BBC合作的综艺《借跑车的人2》、纪录片《历史那些事儿》、《川味》等……

首先是广告盈利模式,这其中包括网站页面以及内容播放器上的广告,广告范围多涉及游戏和电子商务;其次是游戏联运,即网站首页的游戏中心就是A站B站盈利的来源之一;再有,B站去年还推出了“大会员制”,以高清资源为卖点,年费高达233元,但是项目实行不久便宣告失败;除此之外,B站还有发展线下活动盈利方式。从发展会员到线下活动的收费,从平台广告到游戏联运等盈利方向的探索,B站在探寻盈利模式的道路上可谓形态各异。然而,这些丰富的盈利模式却没能与其庞大的用户规模成正比,甚至面临亏损的局面。

图片 8

原标题:B站下半场

其二,视频内容不符合当下宣传的核心价值观。众所周知,A站B站上的视频内容多涉及二次元、“基腐”文化,这也正符合当下许多90后、00后的观剧口味,他们追求新奇的事物,乐于接受不一样的文化熏陶。据悉,此前下架的内容并非只是无版权的影视剧,一些具有版权的也被下架了,由此看来,此次大规模下架并不仅仅是版权问题,有可能涉及到影视内容的审查。但是经过A站B站熏陶了的剧迷们,口味已经改变,硬生生去“板正”他们的观剧口味实在不易。

图片 9

财报很好看,但值得注意的是央视点名和APP下架造成的影响尚未计入Q2财报。应对监管风险,成为所有内容平台包括B站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其一,弹幕文化的渗透吸引了大量年轻用户的加入。所谓弹幕文化,存在于众多二次元群体的观剧习惯之中,他们通过发弹幕吐槽能和他人产生共鸣,以及在观剧的同时能获得额外的“吐槽娱乐”,因此弹幕已经成为众多二次元群体观剧时缓解孤独的利器,同时也为A站B站积累了大量爱好弹幕的粘性粉丝,其兴起的弹幕功能也被国内各大主流视频网站争相模仿,以此吸引年轻粉丝的注意。

与此类似,博纳影业先后孵化出“博纳式主旋律”三部曲:《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票房步步高走。其中,《红海行动》在春节档一路逆袭,以“主旋律”的内容在合家欢档期拔得头筹,票房达到36.5亿。

在纪录片领域,B站于财报中特别提到了今年6月上线的烧烤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B站既是播放平台,也是出品方。目前,《人生一串》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超过3700万,有超过1.8万的B站用户为这部作品打出9.8分的评价。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部在B站成为爆款的纪录片。2017年底,B站与五星传奇联合出品《极地》,荣获年度中国最具影响力十大纪录片。从《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到《寻找手艺》,一系列爆款纪录片、文化综艺都在B站上引爆。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责任编辑:

事实上,B站早就有意甩掉“披着视频壳子的游戏公司”的帽子。此前Q1财报发布后,B站CFO樊欣曾表示,“预计未来三到五年,在线游戏在公司收入中占比会降至50%。”

B站董事长就曾表示B站在运营过程中并没有盈利,而对于A站也有资料显示其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仅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除了每年的经营堪忧亏损巨大,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可见双方的商业探索之路并不顺利。

去年,《战狼2》在暑期档一骑绝尘,票房高达56亿。影片传递出“生在中国是一种幸运”的价值观,释放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爱国情怀。这样的正能量简单、直白,却足以让人们走进影院。

(B站的第233期比利日报上,11位UP主宣传自己的店铺)

富有个性的弹幕功能以及无广告的播放体验,使得A站B站成为二次元群体的聚集地。据了解,A站月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日均IP访问量约为369万;B站活跃用户超过1.5亿,每天视频播放量超过1亿,弹幕总量超过14亿,原创投稿总数超过1000万,其用户规模之大折射出一个拥有巨大想象空间的市场,然而此次整改令一出,A、B两站的商业化之路慢了不止半拍。

此外,上文中提到的三次“涉黄”事件,B站事后的反应相对更加迅速。试问对于这样一位反应及时、知错就改的“三好学生”,哪位老师会不喜欢呢?

但B站管理层对于广告业务和增值服务业务的态度仍相对克制,以维护社区原有的氛围,比如“无广告”一直是B站的卖点,并一直坚持;对互联网小贷业务广告进行极其严格的把关。

随着A站B站大量影视剧的下架,此前两家网站一直“顶风作案”的行为也被挖了出来,其附带的“两大罪行”因此浮现在人们眼前:

在A站成长的10年里,高管动荡不断导致核心团队流失,版权纠纷、无证上岗等问题一一暴露,UP主纷纷转投B站怀抱。而另一边的B站,则不断优化用户体验,大力布局版权内容,基于二次元上下游开发全产业链生态。在清晰的发展规划下,B站将A站远远甩开,迅速占领二次元高地。

图片 10

由于网站视频资源共享的特殊性,版权问题一直是A站B站容易触碰的雷区,尤其是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无形之中也给A站和B站的“自由”运营套上了紧箍咒。例如今年6月份B站就发布公告称,应国家相关政策规定要求,从7月5日开始,UP主(视频创作者或上传者)上传视频内容需通过实名验证。

这个群体深受二次元文化的浸染,集体“驻扎”于B站,主流价值观若要与他们更好的交流,也需要深谙他们的语言,以他们更感兴趣的方式进行沟通。

除了深入到线下做活动,小娱此前还报道过,B站正在试水向UP主开放电商功能,B站既不参与进发货、物流环节,也不参与店铺分成,可以说是为UP主创收提供了一条新路径。今年7月,11位
UP 主店铺上线,涉及服饰、美食、美妆三个板块。

监管力度还将持续增强,共享视频何去何从?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