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黎瑞刚:文化产业应该回归“五个常识”

49岁的黎瑞刚,即将等来他创业征途中的几个重要时刻。

香港7月3日 – 中国领先的传媒与娱乐产业集团–华人文化集团公司(CMC
Inc.,原名华人文化控股集团CMC
Holdings)周二宣布完成近100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新股东万科集团(000002.SZ)与两家创始股东阿里巴巴、腾讯领投。

转载自三声(ID:tosansheng)

2018年一开年,B站、爱奇艺赴美IPO的战役就已悄然打响。一个月前,国内顶尖的综艺节目制作公司“灿星制作”也宣布将在今年年初申报A股IPO。黎瑞刚是这些项目背后共同的投资人。这位曾经凭借个人勇气和情怀对国有广电集团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传媒业领导者,三年前将全部精力转向了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

这家由黎瑞刚创立并担任董事长及CEO的公司,投后估值接近400亿元。跟投本轮融资的机构包括招银国际资本及其他国际知名金融集团。

9月11日,在2018国际文创产业合作伙伴大会(GCPC)的国际文创产业高峰论坛上,CMC资本(CMC
Capital)及华人文化集团公司(CMC Inc.)
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黎瑞刚受邀并发表主题演讲。

这是中国迄今规模最大的文化产业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旗下四期基金(包含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各两期)总规模约100亿元人民币。尽管该基金在2009年便获得发改委审批通过,但真正市场化运作时间尚只有不到四年。

“伴随技术颠覆驱动着内容消费形态的不断演进,全球的媒体与娱乐行业正在发生着新一轮的调整和变革。”黎瑞刚在一份声明中称。

以下是《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整理的演讲内容:

四年时间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共投了30多个项目,除了B站、爱奇艺和制作了《中国好声音》《蒙面歌王》的灿星制作外,还包括快手、一条、SNH48、快看漫画,以及制作了《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的喜剧内容公司笑果文化等等,几乎覆盖了大部分中国人的文化娱乐生活。黎瑞刚则被媒体冠以“内容之王”的称号。

他并指出,“华人文化始终秉承对品质内容和创新技术的信仰,在内容与平台、线上与线下、境内与境外推进战略布局和运营,在获得新老股东的鼎力支援下,将继续朝着战略愿景勉力迈进。”

刚才几位发言者都从国际宏观角度发表了很好的观点。我立足中国市场,从自身投资和运营的实践来说,可以感受到,中国市场在传媒与娱乐领域——或者说泛文化领域、文化与创意产业,仍然会有较大的潜力和空间。

图片 1

近三年来,华人文化汇聚了一系列头部内容资源,在众多垂直细分领域取得了领先优势,同时积极探索和孵化互联网媒体平台和现场娱乐集群,形成了独特的生态体系及价值资源。

我所服务的华人文化CMC是投资与运营相互支撑的机构。我们的CMC资本,CMC
Capital,从事以PE为主的投资,我们有一大半的投资集中在传媒与娱乐领域。我们的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英文叫CMC
Inc.
,是一家运营实体,全部业务都是传媒与娱乐,涉及了从影视、音乐、游戏、体育、时尚、互联网媒体,到线下活动、文旅地产等方方面面,在不少领域拥有一定的行业领先优势。

(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投资版图。制图:熊少翀)

华人文化投资的Young Lion是香港主要免费电视营运商–电视广播的最大股东。

目前来看,中国泛文娱领域主要的驱动力是以下几个方面:

在文娱传媒之外,华人文化40%的资金投在互联网和消费电商,其中包括饿了么、寺库和英语流利说等。不过,由于投资时间较短,华人文化的退出案例还很少。

记者 雷美珍;审校 曾祥进

一是市场的需求还在被不断地开掘出来,文创产业的市场需求在向上的消费升级、和向下的消费下沉——这两个方面同时展开;

在腾讯《棱镜》获知的华人文化已退出案例中,仅有2015年IMAX登陆港股后实现超过4倍回报。而B站、爱奇艺和灿星制作等项目可能将成为黎瑞刚向LP交出的真正有分量的成绩单。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董事总经理李川说,目前来看,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在灿星制作这个项目上能够获得的回报已经超过了10倍。

二是技术的快速演进和迭代,正在不断变革文创内容的传播方式、分享方式和体验方式;

从2016年初开始,中国的文娱产业投资市场就陷入资金供过于求的紧张局面。大笔资金在2011年国家政策号召下持续涌入,而如今还未上市的优质项目已经非常稀少,导致融资标的价格和估值大涨,泡沫集聚,风险激增。平庸的项目不想投,好项目却投不起,因此很多投资机构都不再看文娱类项目。

三是新的消费人群的崛起正在不断改变传统的文化消费理念和方式,也在不断创造全新的消费需求。这种消费人群的创新不光是代际的更替,也是空间地域的纵深发展;

投中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前11月,中国文化传媒行业融资数量仅有58起,融资金额10.18亿美元,均同比下滑三成。而在2013年,文化传媒行业融资规模近40亿美元。

四是政府政策的引导和推动,这是中国的特色。定位和执行得好,也是中国的优势。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总裁陈杭对腾讯《棱镜》称,文娱产业投资和其他领域投资不一样,首先是监管密集,涉及意识形态的因素较多,其次是文娱产业基本属于轻资产,在财务模型风险评估上非常主观,此外文娱市场需求变化也很快,因此如何降低各方面的风险,提高资金配置效率,是当前文娱产业投资机构最大的挑战。

但是,面对这样一种蓬勃发展、快速发展、跨越发展的局面,我们还是很明显地能够发现和感受到存在的不少问题。这些问题有历史形成的体制、机制因素,也有快速发展过程中产业的结构性问题。很多问题如果不能找到有效的解决之道,就会影响甚至阻碍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未来的发展道路。

仅从目前的投资业绩来看,华人文化的表现尚难以定论,但在文娱产业投资陷入困境的背景下,黎瑞刚的探索在业内被认为是一个独特的样本。

在这里,因为时间关系,我只是谈谈我个人的感受和看法。我只谈一点,就是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有些项目只有华人文化才能投?

所谓常识,大家可以理解,做事总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常态的认识、共同认可的认识,那么今天我们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就需要回到这么一种常识上来。

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投委会四位决策成员中,李伟才是2016年才加入的,加入时间最晚。但他很快就拿下了美国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项目,这也是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史上最受瞩目的投资项目之一。

回归常识,就是要回归到产业的规律上来,认识到文化创意产业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和养成的,这是文化创意产业的规律。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机器的深度学习解决人工劳动的效率问题,但暂时还无法实现创造和创新。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人工智能暂时无法企及的,也是人类文化创意产业的根本。

成立于1975年的CAA是全球最大的经纪公司,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该公司签下了全世界最成功的演员、作家、制片人和导演,他们的作品占据历史上全球票房前10名的电影中的7部。CAA也因此成为全球影视娱乐行业资源流动的枢纽,对好莱坞有极强的控盘能力。除了电影、电视和音乐领域,CAA还迅速在体育经纪业务上做到全球第一。

但创造的规律告诉我们,这需要耐心的积累、孵化和培育,我们今天都说IP,所有伟大的IP都是时间长河的沉淀和结晶,不是快速变现、赚快钱的手段,需要理想主义的关照,需要人文情怀的投射,需要专业精神的专注和探求,而不是资本的对赌和应景的重大工程。

但对于中国市场,CAA觊觎已久,却因为水土不服等种种原因,始终未能渗透进来。而它的竞争对手无一不在激进扩张,通过资本杠杆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收购。更老牌的美国经纪公司WME,也在2016年设立了中国合资公司。CAA迫切需要入华。

回归常识,就是回归到健康的价值观,回归到专业主义的价值观。内容创作是有模式可寻的,内容创作是有专业规范可供操作的。为什么我们说好莱坞的商业片能够保持基本的质量稳定?因为背后有专业的标准操作和规范支撑。

彼时,黎瑞刚在好莱坞的视野中已经相当活跃。譬如,华人文化与美国梦工厂合资设立了“东方梦工厂”,与华纳兄弟(Warner
Bros.)合资成立“旗舰影业”,与世界最大巨幕电影娱乐系统提供商IMAX合资成立“IMAX中国”,投资入股好莱坞影视制作公司Imagine
Entertainment,进入好莱坞大片以及美剧的生产制作核心环节,等等。

回归专业主义和行业规律,还有就是要让我们更关注原始创新、关注底层技术创新和变革。今天文化创意产业的技术驱动特点越来越清晰,内容的传播方式、消费方式、分享方式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未来的行业巨头首先是技术驱动,这就需要我们用更长线的眼光来关注技术,投资研发,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发现行业的方向。

黎瑞刚和此前在新加坡淡马锡集团旗下北亚私募平台“兰亭投资”担任董事的李伟才,与CAA的多名高管也早有接触。

回归常识,就是要体系化运营,甚至是工业化运营。我们说的好莱坞不是一批制片公司的集合,或者一批明星的聚合,而是一个工业化的生态系统。这是由行业教育机构、制作机构、发行机构、中介结构、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等等,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发育,形成的一个体系,这才是他们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有了这样的体系,人才和资本才会源源不断地进入,内容产品会稳定而持续地产出。

2016年7月,CAA方面从多个渠道主动找到黎瑞刚,商议战略投资及合作的可能性。很快,次年4月,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宣布入股CAA,黎瑞刚出任CAA董事。同时,华人文化还与CAA共同组建合资公司“CAA中国”,共同开拓中国艺人和体育经纪以及营销业务。

中国和美国一样,都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国内市场的地区之间没有语言、宗教、市场壁垒,那么这样一个统一大市场应该孕育出的是体系化的运营和大体量的公司,而不是产业的碎片化格局。

“CAA让华人文化入股,初衷并不是想要找一个少数股权投资者,他们并不缺钱。”李伟才对腾讯《棱镜》称,CAA想要的是一个在中国拥有战略资源,同时也“门当户对”的合伙人。而这里所谓的“战略资源”,是指华人文化在中国掌控的文娱行业资源,其中也包括对监管政策的把控以及与政府沟通的能力。

因此,行业的整合、体系化的培育都是我们文化创意产业接下来的最重要命题。没有这种体系的建立,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很难在世界上有独特的发言权。

华兴资本合伙人杜永波说,“他们总能挖掘到我们看不到的项目,能投资我们投不了的项目。”这话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在李川看来,CAA这类项目就是“只有华人文化才做得了的项目”。

也只有回归常识或者说创建这样的体系,我们才能形成我们自己的行业标准、行业操守、行业规范。今天我们广泛讨论和关注的很多话题,比如演艺人员的薪酬问题,比如收视率造假、票房造假、网络点击刷流量、游戏数据刷榜等等问题,包括这个行业普遍存在的公司估值虚高的问题,都是体系不完善的表现。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黎瑞刚的经历和背景。

也只有回归常识,创建体系,我们才会敬畏法律,让法制的精神照耀这个行业。今天出现了一些乱象,政府的监管部门是可以、也应该严加管制,但是政府的监管出击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长期的市场规则和体系还需要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进行修复、协调和创造,而不是依靠政府的包办。

出生于1969年的黎瑞刚,在1994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毕业后,就进入上海电视台从事新闻和纪录片的编导工作,并在33岁时出任SMG总裁,成为掌管中国重要媒体集团的最年轻的官员。后来他牵头完成了上海大小文广的重组改革工作,还担任过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这些“体制内”经历让黎瑞刚在创业过程中左右逢源。

在市场乱象得以收敛之后,政府的作用更多的是引导,还是要鼓励市场主体发挥主导作用,尤其是中介组织和专业机构的作用,市场的决定性基础作用还是要得到保护和尊重。

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董事总经理陈弦对腾讯《棱镜》如此评价黎瑞刚:“在这个行业里,他是极少的同时具备以下各种专长的人。第一是产业能力,懂业务,懂产品,有资源;第二是管理能力,能带领团队打仗;第三是对政策环境的理解,媒体文化毕竟是个监管密集型的行业;第四,在国际上有没有自己的圈子和资源,专业能力和行业地位是否在国际上被认可。”

最后,我想说回归常识,就是要认识到我们要尊重消费者。这本身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也就是说我们要好好地说话,正常地讲故事,但我们现在常常出现误区。因为种种急功近利的驱使,因为种种套现变现的资本游戏,因为种种自我的傲慢和膨胀,我们常常不是面向消费者,而是面向自我的故事忽悠,面向资本家和领导。

2015年秋天,用户规模已经开始驶入暴涨通道的短视频应用“快手”,正在洽谈新一轮融资。在此之前,快手已经拿到晨兴资本、红杉中国、DCM中国的投资,据陈弦说,“当时公司账上还有2亿美元,根本不需要钱,但还是准备开一轮小的,对有兴趣的有战略资源的机构持开放态度。”

我们需要认识到,今天的消费者已经不是所谓的“沙发土豆”,尤其是今天年轻一代的文化消费者,他们的眼界、阅历、审美能力,甚至内容创造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文化创意产业创作者和管理者,任何对他们的不尊重、不研究、不融入,最后被淘汰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

当时在谈的机构中,有华人文化,也有BAT。后三者对于快手而言,战略资源都很明显:百度能提供搜索入口,阿里能提供电商变现平台,腾讯则有强大的社交优势。

网站地图xml地图